司徒桃

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与诸君共勉。
大抵偏执而固执。不知道值不值得,但是问心无愧。

【薛晓薛】分魂(一)

【高亮】:由于大纲以及理解转变,本文自2018.05.13由【薛晓】向修改为【薛晓薛】向。对所有薛晓、晓薛不逆粉表达歉意!


    头一回试着写同人,不足还请多多海涵(首先得真的有人看)
    全篇除了人物名字和性格,剧情几乎全部私设。内容会正经走向没有欢脱没有任何梗,老年人还在努力!结局会是HE中间会有刀,如果有人看有人评论,我就写车。难免OOC请注意。

    唉不知道有没有人看。。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1.你真狠,晓星尘你才是真的疯子,你是真的想死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    “晓星尘。你再不起来,我要让你的好朋友宋岚去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整座义城的人我都会杀光,全部做成活尸。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,不管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薛洋紧紧攥着晓星尘的衣领,用一双红瞳盯着他的脸怔怔地说:“我要把阿菁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,暴尸荒野,让野狗啃她,啃得稀巴烂。这样你都还要装死吗?”

    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半晌,薛洋猛地将晓星尘的尸体一推,撞回了地面。接着自己在一旁倏然跪下,双手颤抖地下移,胡乱地解开了他的腰带。
    晓星尘。晓星尘。晓星尘。
    薛晓自言自语地念着这三个字,层层叠叠的道袍被他胡乱地撕开,露出了晓星尘紧致而苍白的胸膛。

    薛洋举起左手收成拳,在自己的心脏重重一拍。

    口中一阵滚烫沿着嘴角,滴滴哒哒淌在了晓星尘的胸膛。薛洋向前俯身,一手撑地,一手中指食指并拢沾上血,在他的胸膛迅速地绘制起来。
    薛洋的两指剧烈抖动着,画出的走势时断时续,时浓时浅,几乎只在成型的边缘。渐渐得,口中开始剧烈喘息,全身难以抑制地颤抖。薛洋的眼睛,被垂下的刘海层层遮住了,若仔细去看,能隐隐看到他淡红色的瞳孔,此时已经烧成了血红色,雾气翻涌,隐隐已是燃烧之象。

    如果魏无羡在这,看到眼下薛洋这副模样,一定会觉得他已经彻底疯了。

    旁人看不出薛洋的心思,但是作为鬼道老祖,他能看得清清楚楚,薛洋想干的事已经是在修鬼道的极限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以往的修士画符搭媒,都是在符篆上,以黄纸为载体,继而完成施法;而此刻,薛洋竟然是想以晓星尘的尸体为载体,用一具肉身去结咒!
    绘制完最后一笔,薛洋在晓星尘身上四处迅速拍了几下,张开口,呛了一口血沫,沙哑而含糊地低喝了一句:“一抔鬼道心头血,唤开阴阳生死门。”

    没人知道这个可以复原阴虎符的小子在鬼道已经修到了何种程度。他现在在做的,分明是在以燃烧自己三魂七魄的为代价,以自己的心头血为媒,将自己的魂魄强行注入晓星尘的体内。

    薛洋满是鲜血的双手紧紧按在晓星尘的心脏处,猛地仰起头,两行血泪从他的眼眶缓缓流出,渗入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以心为愿,以血为媒;以魂为誓,以魄为证!”

    “自奉心血,自剥魂魄;回天逆命,向死而生!”
   
    在薛洋歇斯底里的怒吼中,晓星尘身体上的咒印开始如呼吸般闪烁发光。随着光芒越来越亮,薛洋眼中沸腾燃烧的血色慢慢暗淡了下去,伴着他重重倒在晓星尘身旁的身体,彻底熄灭了。

   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薛洋却迟迟不肯闭上眼睛。黯然的眸光顺着地面,落在了晓星尘颈间狰狞的伤口。那道伤口的血已经干涸了,褐色的大片血迹与薛洋绘上自己的心头血慢慢相融,点点金光流入了那道伤痕。

    “你真狠,晓星尘你才是真的疯子。”薛洋歪头望着他心道,“你是真的想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想死,那我就不让你如愿。”薛洋扯了扯嘴角,似乎想扯出一个咧嘴的笑,但全身持续被撕扯的疼痛让他还是没笑得出来,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挣扎中,他透过虹膜上猩红的血斑,朦胧地看到了一双雪白的长袖翻飞,正在缓缓俯身,向他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当薛洋再次睁开眼睛时,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。他怔怔望着天花板,眸子里原本熠熠如星的光芒,已经暗暗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没人尝试过,也没人知道抽魂剥魄的滋味,自然也没人知道薛洋现在正在经历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触感终于回归身体后,薛洋最先感觉到的便是手腕上的一片冰凉,随即是一个隐隐带着温度的胸口,正将自己稳稳收在怀中。

    薛洋僵硬地转过头,低眸望向自己的手腕。一只纤长如玉的手,正用修长冰凉的手指,轻探着他虚浮的脉搏。顺着目光往上望去,是一身原本应是雪白的道袍。身上交错复杂的血咒纹还没被擦去,大片大片血迹已经干透到发硬的衣料,支离破碎地挂在他的身上;颈间那道原本几近入骨的伤口,已经肉眼可见地愈合了;薄而无血色的唇正轻抿着,加上微微皱起的眉头,似乎略带着一丝焦虑。双眼上缠着的雪白绷带是二人身上最干净的地方了,只隐隐渗出了两团血色。

    薛洋愣愣看着这张脸,动了动喉咙。刚想张口,那人似是察觉到了他已经醒来,薄唇轻启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你吗。”

    仿佛上次听到这道声线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像极夜的天际终于露出一抹白光。

    就像万载的寒冬已经过去,就像剑锋上抖落下的似雾的雪沙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(未完待续)

评论(50)

热度(3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