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徒桃

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与诸君共勉。
大抵偏执而固执。不知道值不值得,但是问心无愧。

【薛晓薛】分魂(四)

刚才忘打tag了……重发下

第三章→分魂(三)

(一) (二)

 严谨向剧情,不欢脱,不搞笑。

您的好友【金光瑶】已上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.晓星尘道长,那些事,你真的全都不记得了吗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一杯美酒,有人会愿去饮千百回入喉,赊得片刻尽兴的回味。
      可一段噩梦,只消再重复一次,就能把人拉入内心最恐惧的那潭浅沼,沉不下去,也挣脱不上来。

      薛洋伏在床榻边,木然地望着晓星尘沉睡的脸庞。从被子下摸索出了晓星尘冰冷的左手,小心翼翼捧在两手掌心中,贴在了自己的脸颊旁。
      “晓星尘,你别睡了,这次真别睡了。”
薛洋的手指轻抚着掌中苍白冰凉的手背,如同捧着一株不忍采撷的花朵,呆呆地道:“你那么厉害的道长,自戕过都活得好好得,怎么,谁还能把你伤到睡这么久吗?”
      几个时辰前,薛洋还抱着侥幸的心理,还以为可以过回过去三年那样的生活。直到现实再一次清醒地打碎了他悬空的楼阁,并且是用同样的方法,几乎是回放一般,把薛洋重重推回了地面,摔得心头一阵痛苦的战栗。
      薛洋摇了摇头,捧着晓星尘的手,狠狠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笃笃——
      两声不轻不重的轻叩声从背后的门上传来,薛洋置若罔闻,仍旧握着晓星尘毫无血色的手毫无反应。
      叩门许久无人回应,片刻后,房门被轻轻推开了。来者身披一件厚厚的斗篷,从上到下,将全身遮得严严实实,看上去十分保暖。一双六合靴面上还沾着一层落雪,踏门而入,卷了一身萧索的风霜。
      “赶紧把门关上。”薛洋皱眉道,掀开被角把晓星尘的手放了回去,又把他下巴和肩膀处的被子掖严实了,才转过头,面无表情地看向了来者。
      “我没想到,你会用我给你的传信烟火。”那人关好房门后摘下兜帽,露出了一张白皙的面容。眉间一点丹砂,唇角三分含笑,“这三年你杳无音讯,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联系我了。”
      那人一边说着,一边解开胸前斗篷的系扣,将厚重的斗篷脱下,抖了抖上面的落雪。斗篷下,是一身金白长袍,胸前的衣料上用金线,考究地绣出了一朵怒放的金星雪浪。
  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薛洋伸出手,“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?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走上前,在袖中摸索一翻,掏出一个小瓷瓶,放到了薛洋的手上:“见信号中你只说了‘重伤’二字,我还以为是你出什么事了。现在看来,你这是要救人吗?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一边说着,一边把目光投向了床榻上的人。凝视片刻,张口道:“这位是……晓星尘道长?”
      薛洋应付地嗯了一声,打开了瓷瓶的塞子。浓郁的草药香气扑出,薛洋连忙重新堵住瓶口,生怕药效再多挥发一分:“就是他。这药怎么用?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抽了抽嘴角,把满脸活见鬼的表情压了下去:“这药是气体,蕴在掌中在伤口处用修为调息即可;不过,你修的是鬼道,可以给晓星尘道长调息吗?”
      闻言,薛洋握着瓷瓶看着金光瑶,似乎陷入了思考。金光瑶无奈一笑说道:“你只说了重伤,我便带了金家最好的药来,我也不知道你是要用在别人身上啊。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还想继续帮忙出主意,不料薛洋说了句“应该可以”,便继续把目光投回到晓星尘身上了,小心翼翼掀开了晓星尘左肩处的被子,露出了被薛洋用绷带敷上草药缠绕好的肩膀。大范围的血迹把雪白的绷带染得一片污秽。
      “这是贯穿了吗?”金光瑶目光慢慢凝重了起来,“你弄的?”
      听到金光瑶这么问,薛洋重新拧起了眉头,转头瞪了一眼道:“我伤他,再救他。我有病?”转念一想自己确实也做过这种事,神色微动,软下了口气:“是霜华。”
      “霜华?”金光瑶一惊,望向了桌子的方向。桌面上,霜华已然入鞘,雪水已经蒸发透了,一摊血痕映在青铜剑鞘下。
      “一会儿再和你细说,我先把这个药给他用了。”
      听到薛洋这句话后,金光瑶面色愈显犹疑,突然开口道:“成美?”
      薛洋闻言转过身望向他,四目相对中,金光瑶天生含笑的面容愈发凝重。察觉到他的情绪,薛洋问道:“怎么了?有事就说,我抓紧时间给他上药。”
      “且慢,晓星尘道长现在敷着的草药药效还在,不用操之过急;成美你不要动,让我好好看一下。”金光瑶边说着,边伸出双手。左手按住了薛洋的肩膀,右手探向了他的眉间,三指轻抵在眉心处,一阵清凉的波动顺着金光瑶的指尖,传入了薛洋的头脑。薛洋只觉一点混沌,朦胧之间,听到了金光瑶微微颤抖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“就道方才看你目光涣散,答非所问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。”金光瑶攥紧了薛洋的肩膀,提高了音量,“成美,你的魂魄呢?!”
      薛洋肩膀被按得生疼,这才反应过来若换做以前的他听到金光瑶叫他成美,早就撸袖子冲上去了。金光瑶一颗玲珑剔透心,想必也是看出了什么,才会言语上几番诱导,便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。
      见薛洋沉默不答,金光瑶将视线转向了床上昏迷的晓星尘。尚未动身,便被薛洋按住了身形:“别动他!”
  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是舍不得我碰一下还是如何?”金光瑶沉下脸望向他,语气略带愠怒,“不论你和晓星尘道长之间发生了什么,关系到了你自己,就不见得能看得清楚。既然我此行来了,能做一些就是一些。成美你是独行惯了的,但是你确定这些事不再需要我插手了吗?”
      薛洋动了动喉结,半响松开了钳住金光瑶的手。金光瑶探身向前,挽起袖口,伸出手将三指轻按在晓星尘眉心:“这是你新琢磨出的鬼道之法吗?”
      薛洋点了点头:“魂魄共享。”
      “‘共享’?魂魄侵吞还差不多吧。”金光瑶疑惑道,“晓星尘道长自己的魂魄这是?”
      薛洋闭上眼睛:“碎了。”
      “碎了?”
      “他自戕了。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的手指离开了晓星尘的眉心,向下移至颈间动脉处,摸到了一条细长的伤痕。没有再多问,金光瑶收回手,坐回了桌边。
      “他怎么样?”见金光瑶云淡风轻的表情,薛洋忍不住问道。
      金光瑶举手制止道:“不是他,是你们。”
      “晓星尘道长没有大碍,你的魂魄在他体内还比较脆弱,一段时间静养下魂魄也就醒过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闻言薛洋松了口气,继而问道:“那……我们——不,我和晓星尘,现在怎样?”
      金光瑶微微一笑:“想用一套魂魄撑起两具肉身,成美你不像是会把世界想得那么美的人吧?你想怎么样,两具残破的身体互相依偎取暖吗?”
      察觉到了金光瑶华语中的异常,薛洋皱起眉:“说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“说来也不难理解。”金光瑶打量着桌上的霜华,“你们二人体内的魂魄不但因要尽力维持均摊而相互争夺,而且不全。除去晓星尘道长体内已经碎得可以忽略不计的残魂,你的三魂七魄如今拼起来我只探得到三魂六魄,更具体的我便探不出了。至于那一魄去哪儿了,或在施咒过程中逸散了,或被鬼神收去敬天地了,总之已经找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薛洋指了指自己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的魂魄在我分魂的时候,丢失了?”

      金光瑶点了点头:看向薛洋,却看到他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,好像对这件事完全不在乎一般,抽了抽嘴角忍不住问道:“你就一点都不在乎?”

      “在乎什么?我和晓星尘现在都挺好的。”薛洋露出虎牙,“我修鬼道不走人间道,人魂归他,鬼魂归我,管他丢了几魄,他醒后我们相处得很好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金光瑶没有接话,轻抿嘴唇,噙笑看着薛洋,良久道:“那就祝你们好运了。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先回金麟台了。”说罢起身就去拿斗篷,却被薛洋抢先一步,把那身保暖厚重的斗篷一展,披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“成美你这是干什么。”金光瑶无奈问道。

      薛洋道:“我要出去一趟,你在这里帮我守着。如果他醒了,你见机行事就好。对了,把你的恨生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还要恨生做什么……”金光瑶颔首猛揉太阳穴。那身斗篷,御寒是其次,遮住一身显眼的金星雪浪袍才是关键;如今还要拿走他的佩剑,明显是要把他彻底留在这里了。掀起衣摆,从腰间抽出了那把软剑恨生递了过去,“你的降灾呢?”

      “丢了。还有不少怪事,有机会再详细告诉你。晓星尘他大概要多久会醒?”

      “大约还需三两日吧。”

      薛洋点点头:“够了。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  金光瑶继续揉着太阳穴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薛洋狠狠扯紧系带,开门离去。

      “乱葬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晓星尘指尖微蜷,许久从混沌中醒来。

      见晓星尘苏醒起身,金光瑶倒了杯温水,起身走到床边,递了过去:“晓星尘道长,请。”

      听到陌生的声线,晓星尘后背明显一僵,向金光瑶方向侧目,半晌,抬起右手接过水杯:“谢谢,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没想到晓星尘道长还会记得我的声音,金麟台一事至今,也有四五年了罢。”金光瑶稍作后退,向晓星尘行了一礼:“兰陵金光瑶。”

      晓星尘微微俯身示意,继而问道:“他……与我同行那人,金家主可知他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金光瑶轻笑一声:“晓星尘道长且放心,他出去已两日,想必没几个时辰就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晓星尘轻点头,道了声多谢,便捧起瓷杯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  金光瑶双手抱臂,指尖在手肘轻点,含笑玩味地看着晓星尘:“既然晓星尘道长问了在下一个问题,那么在下也有一问,请晓星尘道长赐教。”

      “晓星尘道长,”不待晓星尘回应,金光瑶俯下身拉近与他的距离。一双明眸凝望着他的脸,露出一个和煦的笑意,“那些事,你真的全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  晓星尘捧着瓷杯的手一滞。

      金光瑶仍是眸光熠熠地望着晓星尘的脸,仔细观察他的反应,笑容愈发深切。

 

      良久,晓星尘轻送手腕,将杯中温水饮尽。垂下双臂,右手在左肩的伤口处轻按了两下,抬起脸望向金光瑶的方向,迎着金光瑶的笑脸,慢慢地,亦是展出了一个春风化雨般的笑容。唇角真切地上扬出一个温柔的弧度,叫人不禁想沉沉望下去,望尽他心中不容置疑的愉悦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.

您的好友【糖】下一章一定上线

 


评论(26)

热度(203)